<small id="fmc72"></small>

    <menuitem id="fmc72"><mark id="fmc72"></mark></menuitem>
    1. <tbody id="fmc72"></tbody>
      <meter id="fmc72"></meter>
      <blockquote id="fmc72"><sup id="fmc72"></sup></blockquote>
      <samp id="fmc72"></samp>

      <blockquote id="fmc72"></blockquote>

        我又恰柠檬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Illustration from shutterstock

          

          作者 |丁狗蛋博士

          校阅 | 酷炫脑主创&小草

          编辑 |良辰

          1.

          “吃柠檬”

          柠檬,ningmeng,lemon,,在社交媒体出现之前,这种柑橘属植物可能都不会“想”到它在网络时代会被人类赋予全新的象征含义 。

          

          柠檬表情 | 来源微博

          微博上铺天盖地出现的这个表情,委屈卑微却又有一丝不甘,形象的表达了人类社交行为当中“酸”这一新现象级定义,在羡慕与嫉妒之间徘徊,嫉妒未满,羡慕以上。

          社会心理学家Leon Festinger在1954年提出过社会比较理论假设(social comparison theory),专门解释了因为无所不在的社会比较,人们有时会产生类似吃柠檬一般酸涩的心情。而在他看来,这种“吃柠檬”的行为可能并不是一件坏事。

          2.

          社会比较帮助群体归属

          人类是社会型动物,通过有意或者无意地与身边的人进行不断的能力或思想比较,我们可以在社会体系中找准自己的作用定位,以此来定义自己,并且实现个体产值最大化。当然,当社会已制定认可的标准评判体系时,比如考试成绩,把自身与系统标准进行比对是最优先级行为,但是也无法阻止个人想要与他人进行社会比较的强烈倾向,比如我总是想知道同桌小明考了几分。

          

          picture26

          Festinger教授以及他的后继研究者们都认为社会比较可以让大家清楚地评估自己,因为差距而触发的失落沮丧的感觉(“柠檬”),会更有针对性地提示自己去进步发展;同时,也能让大家找到符合自己定位的社会群体,更有归属感。

          但是,这个美好的理论是有个大前提的,大多数的社会比较都是发生在能力或者思想相近的人们之间。也就是说,我只想跟能力和我差不多的同桌小明来比较考试成绩,但是我不会想和天才班长进行此类比较。

          的确,当比较的对象在某些方面跟自身产生了巨大差异时,想要社会比较的倾向就会逐渐稀释。

          比如,我们可能只会和身边的朋友或者同龄的亲戚来比对学习成绩,工作收入或者外貌条件等等,但是我们很少会和富豪比财富,和明星比颜值,和厨师比刀工,和作家比文笔。当这种不符合社会逻辑的比较产生时,我们就会由内而外的发射出“非常酸”的感觉。

          

          柠檬鲸(精)| 发表情

          

          

          3.

          嫉妒让人感到“酸”

          社交媒体的流行,让每个人仅仅通过指尖的滑动,就能轻易地获取来自各行各业不同背景的他人的最新信息。

          也正是因为这种信息获取方式的便利与快捷,让很多人有了“网友可能就是身边的你我他”的错觉,浅意识的社会比较就会因此而生。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很多微博网友在看到别人优秀的网络展示时,会发出“柠檬的叫声”。

          实验发现,仅仅只是看到爱因斯坦的照片,都会降低被试者对自己智力或推理能力的评判。

          

          爱因斯坦 |Metricbuzz

          最新的神经影像研究发现,在和比自身优秀的人进行上阶式社会比较时,我们大脑中的背侧前扣带回皮质 (dACC)和前脑岛都有着强烈的信号反应;而被试者在脑扫描之后报告的嫉妒指数也和dACC的活跃程度成正相关。

          影像学证据显示dACC区域的行为功能主要在社交性评估,特别是发现社交行为中的错误以及处理社交行为反馈。比如,有抑郁症病史的年轻女性被试者在完成重复的社交评估测试时,他们的dACC区域,呈现出增强的核磁共振BOLD激活信号。在强迫症患者当中,研究也一致地发现他们的背侧前扣带回有异常活跃的活动,这和强迫症患者一直“感觉不对”,想要“纠错”的心理体验有关。

          

          dACC在大脑中的位置 | Operative Neurosurgery

          而前脑岛的功能则与更高级的认知情感体验相关。Damasio教授认为这个区域可能主要负责加工各种感官与情感信息,特别是嗅觉味觉等,然后生成有情感背景的感官体验。

          

          脑岛(Insula)在大脑中的位置 | Anna bogdanova

          其实这个假设和中文里常说的通感相近。比如,在我们吃“柠檬”的时候,不仅有着嫉妒羡慕的心情,有时还真的能感受到字面意义上的酸与涩。此外,脑岛还和我们对自我的感知有关,当我们在和他们做社会比较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一直想到“我”,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脑岛会被激活。

          有趣的是,之前也有研究发现,当被试者处在不公平资源分配的环境下,其显著相关的神经反应也是主要集中在前脑岛和dACC区域。也就是说,我们在“柠檬”的时候,大脑中的神经元活动可能已经暴露了大家更深层次复杂的情感反应。大胆地解读一下,嫉妒羡慕的同时,可能也感受到了一点不公平。

          4.

          找台阶下的大脑机制

          其实社会比较的故事并不在此戛然而止,Festinger教授的补充理论中表明,当人们在进行比较之后因为自己的不足而有了沮丧的自卑感,人们会继续特意选择不如自己的他人,来作为鼓励安慰性质的下阶式社会比较。也是笔者经常和朋友说的,怎么样都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同样,大脑影像研究也发现,下阶式社会比较与腹侧纹状体和腹内侧前额叶皮层(vmPFC)的神经活动有着显著关联。其中后者主要作用在调控情感反应,与道德决策和自我控制相关。而这两个区域的连接通路也是多巴胺作用通路之一,与人类获得物质奖励呈正相关。简单地说,下阶式社会比较,可能让我们在被自己安慰的时候,还感受到了类似物质奖励一般的成就感。

          

          大脑三视图 |Yi Luo, Simon B. Eickhoff, Sebastien Hetu and Chunliang Feng, 2017

          上图中上列A区域(黄红色)的大脑三视图中,可以发现下阶社会比较与腹侧纹状体和腹内侧前额叶皮层的神经活跃程度相关;而上图中下列的B区域中(黄绿色),上阶社会比较与前脑岛和dACC的神经活跃程度相关。

          也许在大家不停地恰柠檬的时候,我们的内心深处也在找合适的台阶,悄悄地告诉自己,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差。

          这样的自我安慰并不是毫无意义,已经有研究发现,下阶式社会比较可以提高或保护主观感受到的心理健康,可能因此降低罹患情绪相关的心理障碍——比如抑郁症的风险。

          虽然社会比较的产生无法受到人类意志的控制,也无时不刻地提醒着我们的不足;但是与此同时,人类社交行为的丰富进化也有着相对应的弥补行为。当我们主动选择柠檬或者强行被塞柠檬的时候,也许如何适应这样的社会比较与处理自己的不良情绪,才是我们生活中更重要的部分。

          网络的记忆总是很短暂的,相信不久的将来,关于柠檬的这段网络轶事也会被新的词汇现象所取代。最后想问大家,今天你恰柠檬了吗?如果感觉酸了,那就when life gives you lemons, make lemonade! (当生活抛给你酸涩的柠檬时,把它做成甜滋滋的柠檬汽水吧;英语谚语)。

          一段运行良好的亲密关系的关键,是彼此的沟通,正确或者错误的沟通方式有时候也会从根本上影响一段亲密关系的质量。想要学习在亲密关系中如何正确地交流,让亲密关系走上“越爱越浓”的道路?欢迎收听酷炫脑课程《如何提高亲密关系满意度》。

          课程入口:

          

          整体来说,相比起感情上的不忠,男性对于肉体上的不忠更加无法容忍;而女性则相反,女性更加不能接受情感上的不忠。进化心理学家对此的解释是,因为男性无法知道女性生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所以对肉体上的不忠格外介意;而女性需要男性提供安全和照顾,所以对于男性感情上的不忠特别介意。然而,进化角度的性别差异似乎还不是嫉妒偏好的全部原因——很多男性对情感不忠比肉体不忠感到更多的嫉妒,也有很多女性对肉体不忠更加觉得煎熬,而宁愿接受情感不忠,这是为什么呢?

          

          比较是人类天性中的一部分,也许原始人也曾嫉妒过他的邻居,只因邻居有着更温暖的篝火和更趁手的工具。过度的比较会带给人不适和不安全感,甚至是抑郁或者焦虑。对此我们该怎么办呢?

          

          参考文献

          [1]Damasio, A., Damasio, H. & Tranel, D. (2013). Persistence of feelings and sentience after bilateral damage of the insula.Cerebral Cortex,23(4), 833–846.

          [2]Dedovic, K., Slavich, G. M., Muscatell, K. A., Irwin, M. R., & Eisenberger, N. I. (2016). Dors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 Responses to Repeated Social Evaluative Feedback in Young Women with and without a History of Depression. Front Behav Neurosci, 10, 64.

          [3]Feinstein, B. A., Hershenberg, R., Bhatia, V., Latack, J. A., Meuwly, N., & Davila, J. (2013). Negative social comparison on Facebook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Rumination as a mechanism. Psychol Popular Media Culture, 2, 161.

          [4]Festinger, L. (1954). "A theory of social comparison processes".Human Relations,7, 117–140.

          [5]Luo, Y., Eickhoff, S., Hétu, S., & Feng, C. (2018). Social comparison in the brain: A coordinate‐based meta‐analysis of functional brain imaging studies on the downward and upward comparisons.Human Brain Mapping,39(1), 440-458.

          [6]Stapel, D. A., & Blanton, H. (2004). From seeing to being: Subliminal social comparisons affect implicit and explicit self-evaluations. J Pers Soc Psychol, 87, 468–481.

          [7]Suls, J., Martin, R., & Wheeler, L. (2002). Social comparison: Why, with whom, and with what effect? Curr Directions Psychol Sci, 11, 159–163.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点这里,让朋友知道你热爱脑科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酷炫脑

        最酷的脑科学科普平台

        头像

        酷炫脑

        最酷的脑科学科普平台

        335

        篇文章

        1898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
        真正平特一肖已公开-正板四不像图一肖中特-正版刘伯温平特一肖